银行业变革的六月序曲

6月份盛夏,欧洲杯诸强激战正酣,中国的银行业也上演着一场利率大战。过去的半个多月,中国各商业银行的公示存款利率终于不再整齐划一。主要呈现出两大阵营,股份制银行相继将一年期存款利率上调到顶,达到3.575%,而国有五大行调至基准利率的1.08倍,至3.5%。五大行的揽储压力显现,银行间争夺存款的大战首次体现出定价因素。

这些变化都来自于6月8日,央行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各0.25个百分点,并将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1.1倍,而把金融机构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下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0.8倍。其实,在此之前,一些金融机构研究部门的研报已经提到了6月份可能推出非对称降息。但出乎市场预料的是,非对称降息会以扩大存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形式出现。这就打破了长期以来统一利率的惯例,开启了利率市场化的金融改革大幕。

利率浮动区间的扩大,意味着束缚银行手脚的绳索放松了。各银行呈现出不同的表现,就体现出各自的竞争力来。如果说中小银行纷纷上调利率到最高限,根本原因是长期以来我国存款利率过低,那么直接的现实原因则是银行面临揽储压力。我们把利率称作资金的价格,那么在市场经济中,价格当然不应当是统一不变的。五大行对中小银行保持了略低的存款定价,本身就体现了大行在网点、资金方面的雄厚实力。有消息称,6月前两周,工、建、中、农四大国有银行各项存款较月初大幅下降4600亿人民币,这里固然有国有大行月初存款流失的惯例,但也显现出定价因素造成的存款流失。

接下来各商业银行存款利率如何变动,值得关注。笔者不希望看到的是国有大行也很快扛不住揽储压力,将存款利率与中小银行看齐。因为这样,一说明我国商业银行间缺乏差异化竞争;二说明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调还没有到位。我国银行业产品趋同现象由来已久,但在利率市场化序幕开启之时,国有大行因其规模和资源优势,理应在定价方面做出表率。非对称降息不可避免的给银行利润带来冲击,小银行面临的生存压力更大一些。这就客观上逼迫银行加快创新的步伐,摆脱对利息收入的高度依赖,增加中间业务收入。过去两年,各商业银行报表中虽然显示中间业务增长迅速,但应当看到其中的水分。中间业务中增长较快的财务顾问费等收入背后并没有太多货真价实的服务,仅仅是依靠信贷收紧带来的红利罢了。应当看到,银行在财富管理方面面临着券商、信托、基金等机构的强力挑战,各金融机构都在加强财富管理能力。近两年快速成长的银行理财产品并没有什么核心竞争力,未来产品创新是很重要的一个竞争点。

这次扩大利率浮动区间不过是小试牛刀,可以预见到,未来浮动区间会进一步扩大。各商业银行今后还面临着定价和风险控制的考验。银行业是周期性很强,假如利率充分的市场化,在此一时因存款利率上调而减少利息收入,到彼一时就能因下调利率而获利。这都体现着银行的定价能力,并且对银行是一个崭新的课题。适应利率市场化,不仅是及时准确的定价,还包含着对利率变动风险的主动调整。前些时间,监管部门重启了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这给银行带来了一个契机。银行可以根据对利率变动的预判,而选择购买或者变现信贷资产,调整资产负债比。

利率浮动区间扩大对存款的影响在这半个多月已显现无遗,然而还不应忽视对贷款的影响。在如今经济下行压力之下,还没有看到贷款方面的太多的变化,但未来贷款利率一定是低风险的大企业利率低,高风险的中小企业利率高。对大企业的信贷管理,各银行已经轻车熟路,今后的变局在于开发中小企业贷款,这里边的学问更值得深入探讨。

这个6月对于中国银行业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时间,非对称降息开启了利率市场化的大戏,更是给银行业变革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