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增值税帮助企业渡难关

“要实现中国梦,首先要圆中国的实业梦。要确保顺利达成‘十三五’开局之年的经济目标,就必须将中央经济会议上提出的‘降成本’政策落到实处,而增值税正是‘降成本’政策的‘牛鼻子’,可牵一发而动全身,适当降低,有利于培养国家竞争力。”全国政协委员、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在接受中华工商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曹德旺告诉记者,2015年,中国制造业雪上加霜,钢铁、电子、汽车、快消品、家电、纺织、LED八大行业均陷入困境,下半年更爆发倒闭潮。导致这个现状的原因众多。在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把“降成本”作为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之一,并提出要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我认为,只有研究清楚企业成本究竟高在哪里,‘降成本’的‘组合拳’才能有的放矢。”曹德旺说。

曹德旺研究发现,中国企业目前正普遍面临着五个共性问题。包括:固定资产投资成本高且手续复杂、资源类供应价格比国际水平高导致直接成本增加、劳工供应短缺引发企业成本暴增、企业物流成本比国际高以及人民币汇率坚挺与持续升值挤压了企业利润空间等。

“以固定资产投资为例,企业在办结用地手续后,固定资产中设备采购又要求缴纳增值税,增加企业投资负担达17%,虽然可在以后2年的缴税中抵扣,但这无异是企业初始投资时一笔不小的负担。”曹德旺说。他还举例,中国企业在电价、天然气等方面也承担着更重的成本。“我国多数地区每度电价均在0.6元以上,而美国只有4至5美分,按照汇率1:6.5计算为0.3元左右,相差近50%;热值在8000大卡的天然气,在美国每立方米单价为9至11美分,而中国现行单价为每立方米2.4元(东北地区),美国价格只是中国的23%。同时,中国周边国家的电、气价格虽没有美国便宜,但与我国现行比较,价差也在50%左右。”

在曹德旺看来,我国正在实施的流转税——增值税,是降低企业经营成本、提升竞争力的重要举措,其进项可抵扣项目还有调整空间。

“我国正在实施的增值税,其计征税赋标准是按照企业销售金额的17%计征,现阶段规定进项可抵扣项目主要是原材料及设备采购收到的发票,通常在50%左右。另外,企业用于支付的人工成本、固定资产折旧费、管理费用、财务费用、销售费用等,均不能抵扣。以这种计税方式,即使是企业经营亏损,也需缴纳约5%左右的税,如果略有盈利,税负就随之上升。在此基础上还要缴交地方附加费,这笔费用是应交税额的12%。如果企业将产品出口也实行增值税,先征后退,实际退还不是足额退还,而是按产品分类计税,最低的也要缴交2%左右。”曹德旺分析说。

鉴于上述情况,曹德旺在提案中建议,国家应在增值税计征时考虑在进项税项下,增加三个可抵扣项:即,固定资产折旧费、为员工缴交的“五险一金”,以及发放给员工的薪酬、奖金;其次要对出口产品实施不征不退,并对出口免征地方附加费,部分做到足额退税,以鼓励出口,减轻企业负担,进一步改变中国制造业的营商生态环境。